柳順天

禪宗「煩惱即菩提」,我試著透過石彫作品,去呈現內在一種自我轉化的過程。鋼索結合石彫是我創作的主要意味形式,鋼索象徵的是一種生命無形的法則,不變的天律。

創作自述
Slide background

Slide background

Slide background

Slide background

Slide background

這種直覺性來自於生命的記憶與對人性深刻的體 驗,每個作品所揭示的形象,似乎早已存在於天地之中

無、有、形

鋼索誘發了石頭內在的膨脹性,張力與鋼索的對抗,營造出一個非現實的真實空間

改變的種子

125x50x70cm 黑花崗石,不鏽鋼索

 

搜尋本站

Flag Counter